euCeASKaX93VD4FXZKGnyWc36kuR70
主页 > 民间故事 >

民间小故事(二)10则

时间:2020-10-10 17:39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从前有个渔夫叫海郎,一天,他跟着大伙们 一起去打鱼,天有不测风云,突然阴天阵阵,大海咆哮,风吹日打,大伙被大浪翻打在大海的深处,只有幸运的海郎没死,他躺在一块烂木板上,晕过去了,大海当木板是球,推来推去,最终漂到的一个叫上川岛的地方,海郎孤独一人生活在这片孤岛上。

  一天,他出来散步,在岸边救了一条小石斑鱼,并放生了,原来那条小石斑是海龙的女儿,小石斑决定变类到海郎哥身边生活,随着风吹日打的一日,小石斑变成了以为聪明美丽的姑娘。

  相传,鲁班是我国古代最聪明、最能干的工匠。他原名公输般,因为是春秋末期的鲁国人,鲁班就成了后人对他的称谓。

  一次,他来到吴国姑苏城,人间天堂,果然名不虚传。古城楼塔,次第排列,茶馆酒肆,热闹非凡。鲁班游兴倍增,揣摸着苏州建筑的特点,迷乐其间。忽然一阵嘈杂的吵闹声传来。鲁班循声望去,只见前面一块绿草如茵的空场上,高高耸立着一座新建的宝塔。塔前围着一群人,吵吵嚷嚷,不知干什么。他慢慢走过去,拨开围观者,看见一个身穿绸缎、头戴高冠、腰系香袋的老人正在发怒,青筋暴绽,瞠目竖眉,大有气冲斗牛之势。老人对面蹲着的一个中年人,双手抱头,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。鲁班好生奇怪,一询问才知道事情的究竟。

  这项工程由那位工匠承接。运木起造,精心筹划,经过近三年的辛苦劳动,宝塔终于建成。可是不知怎么搞的,宝塔虽然建成,可不管横着看,还是竖着看,总是倾斜的。经过测量,宝塔的确倾斜近十度。人们对此摇头相视,指点议论。富翁认为造塔反招非议,很是生气,也有损他的,因此,亲自找工匠算帐:要么推倒重建,要么把宝塔扶正,否则,要送官府严办。

  从前,有兄弟二人,老大蛮横霸道,老二性情温和。父母去世后,兄弟俩分家产,老大把良田好房都分到自个儿名下,老二只分得一间耳房,一亩薄田。

  到了春天,该播种的时候,那只麻雀含着一颗西瓜籽飞到老二家的窗台上,把西瓜籽放下,又飞走了。老二觉着好玩,就把这颗籽种下了,不久发了芽,长出一棵特别壮的苗苗,在老二的精心护理下,结出一颗枕头大的西瓜,八月十五中秋节摘下抱回家,用刀一切,竟切出一个金娃娃。他心里那个高兴劲就没法说了。从此老二过上了富足的日子。

  再说老大,看着穷兄弟猛地变富觉着奇怪,就去问老二怎么发的财。老二不会说假话,实打实地说给他听。老大听着,心里打起了歪主意。他返回家去就搭着梯子在房檐上寻麻雀窝,掏出一只未出窝的小雀,就把它的腿给折断了,疼得小雀“叽叽”直叫。完后他也照着老二的做法,给小麻雀的腿接上,用布条裹住,还给上了药呢。然后他把麻雀放回窝里。麻雀出了窝,能飞了,也给他含来一颗西瓜籽。春天一来,老大高兴地把它给种上,全部心思都用在了这一棵苗上,盼望着能结出个金娃娃。西瓜结上了,个子倒也挺大,到了八月十五,他摘下来抱回家,用刀慢慢切开,一看,里面不是金娃娃,竟是个贼白贼白的骨头娃娃,一脸的苦相。老大当时那个气劲也没法提了,嘴里喃喃对着那个骨头人人说:“是金不是金,倒没啥,可你是苦啥哩!”

  相传,在查干湖的不远处有个村子,村子里住个老秋头,专门做帽子生意。他的手艺很高,会做各式各样的帽子,做得又合适又好看。老秋头忠厚、善良、勤快,见穷人有困难就帮一把。有些左邻右舍的穷人一冬天也没有个帽子戴,可只要他手边有点剩料,就起早贪黑做顶帽子给送去。他干做帽子的营生快一辈子了,虽然什么也没积攒下,他人活得倒挺乐和。

  有一年冬天冷的连地都冻裂了,老秋头坐在炕上缝帽子,冷丁一抬头,就见窗镜上有个红扑扑的小脸,还剃着个光头,老秋头招了招手,那小胖小就顺从地进了屋。老秋头眯缝着眼睛细细地端详了一下小胖小,见他身穿红袄绿裤,长得真俊,就是两只耳朵冻得通红,额头冻得发亮,老秋头说:“你怎么不带帽子呢?不怕把耳朵冻坏了?”小胖小说:“我没帽子。”老秋头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小胖小,他抬起手用尺子量了量小胖小的头说:“我给你做顶帽子,你明天来取吧。”

  第二天,小胖小果真来了,穿戴打扮和昨天一模一样,他满面流汗,气喘吁吁地说:“老爷爷帽子做好了吗?”老秋头从炕上拿起个平顶卷沿帽子,递给小胖小。小胖小接过来一看,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呢,急忙说:“老爷爷,你真好!我得怎么感谢你呢?等我出远门回来,捎些东西给你,三月初三那天,你到我家去取,也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又说:“我家道很远,翻过两重山,蹚过两条河就到了我的家。”说完,小胖小蹦蹦跳跳地跑了。

  这件事很快就被村子里一个叫田七的听说了,就去找老秋头。老秋头知道田七平时横行霸道,坏事做绝了,不论田七怎么逼问,老秋头就是不把小胖小的事告诉他。田七喝道:“你要是不说,我就把你的帽子铺烧了。”老秋头得实在没办法,只好把遇见小胖小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田七,田七还硬逼着老秋头给他做顶帽子后,立刻一刀把老秋头杀死了。田七每天呆在老秋头家,作着发大财的梦。他从晌午盼到太阳落山,讲故事比赛作文 瞧星星看月亮,盼得他眼睛象猴腚,抓耳挠腮,心里火烧火燎。

  这一天,打门外进来一个身穿红袄绿裤的小胖小,田七一眼看去就猜到,这一定是老秋头说的那个小胖小,还没等田七开口,小胖小立目问田七:“秋爷爷呢?”田七忙说:“老秋头早死了。”小胖小心里明白,又说:“我要做顶帽子。”田七一听要做帽子,就笑嘻嘻地说:“你做什么样的帽子?”小胖小说:“平顶、卷沿的。”田七一听这不正是老秋头做的那顶帽子吗,忙假惺惺地说:“好,好,好,你明天来取吧!”

  第二天,田七一路跌跌撞撞,碰破了头,扎破了手,鲜血直流,仍然一个劲地往前跑,他心里只想着发财的梦。他来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,到处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,香气扑鼻,然而发现花丛中放了一顶帽子,原来这帽子不就是老秋头做的那顶吗?田七别提多高兴了,他伸手拿起帽子,就见帽子下面有个红包,上面写着:

  落潮村的张老太因病瘫痪在床已经很多年了,为了给她治病,家里欠了一的债。为此,她年近七旬的老伴胡振山还要去镇上的施工队打工。

  从前,乐山迎春门码头边,有一对老夫妻开了个茶馆。老两口心地善良,广结人缘。只是茶馆座落江边,加上门窗又坏,一到冬天,北风呼呼地刮进来,吹得人直打哆嗦。由于喝茶的人寥寥无几,生意冷落,老两口只得讥一顿饱一顿地打发日子。

  知县哈哈大笑,说:“这好办嘛。当年王羲之为卖扇的老娘子题字,生意兴隆,今日本县亲笔为你写一幅中堂,包你茶客盈门。”说着叫随从拿来笔墨纸张,刷刷刷地写了“宾至如归”四个字。老爷子犹豫不受,知县变睑发怒道:“不识抬举的小人,本县一手正宗柳体,难道还不如穷和尚那狗爪子般‘一’字么?”他不管老两口愿不愿意,叫衙役取了“一”字就走。

  知县得了那个“一”字中堂,如获至宝,交给他老婆时,还卖了一阵子乖。冻坏了的知县夫人高兴死了,立即吩咐丫环挂在房里。当晚,知县两口儿睡在床上,果然暖暖和和,云情雨意不晓得有多快活。可是没睡多久,两口子就觉得热起来了。三床被子盖不得就盖两床,两床受不了就盖一床,一床还热又换毯子。后来,毯子也盖不住了干脆什么也不盖。但还是热,只得把夏天的凉席搬出来,一丝不挂赤条条的躺着。一会儿,凉席上又浸满了汗水。知县对老婆说:“算了算了,还是送到茶馆里去吧,看来我们没福气消受这笔火。”

  神州大地上有数不清的古桥,有些桥的名字非常奇怪,正所谓一桥一传说,每一座桥都有着属于它的传说和故事。讲故事的背景音乐

  就在这时,县令接到圣谕,要在万年闸附近建一座一百三孔桥,限期半年,圣上南巡之前一定要竣工。建桥的粮款由朝廷拨付一半,另一半由知府、县自行筹集。县令接到圣谕后非常为难,心想,眼下建这么大的桥真不是时候,不建吧,那就是抗旨,死罪一条;建吧,本来灾荒饿死的人就不少了,如果再筹粮款建桥,老百姓饿死的就更多了,到时候,地方官罪责难逃,也是死路一条。

  镇上有个姓卢的生意人,很有经商头脑,做买卖赚了很多钱。这年秋天,他想回家看看,于是就收拾行李,带上盘缠,启程返家。来到摆渡口,正巧遇上那姓田的摆渡人,两人讲好价钱后,生意人就上了船。摆渡人见生意人钱财不少,便起了歹心,故意慢慢腾腾地磨蹭。那时永定河上风大浪急,船到河心摇晃得很厉害,摆渡人就三摇两晃地把姓卢的生意人给晃到水里去了,从此这个摆渡人不再干摆渡了,他私吞了生意人的钱,做起了大买卖。

  岁月流逝,一晃三年过去了。这年冬天,西湖大雪,白发老人冒雪来到段家酒楼。夫妇俩一见恩人来到,喜出望外,留老人在家里长住,然而老人第二天便要告辞。临别之时,段家夫妇取出三百两银子送给老人,老人笑着推辞说:“谢谢你们夫妇—片好心,我这孤单老人,要这么多银钱何用?你们还是用在最要紧的地方吧 !”说罢,老人便踏着雪向小桥走去。

  魏鹏举是宋朝的一个书生,他家境优越,生得英俊潇洒,读书在私塾名列前茅,谈吐更是幽默风趣而不失礼貌,深受街坊邻里、老师朋友的喜欢,大家都说这个年轻人前途必然不可估量。

  十八岁那年,魏鹏举中了举人,还有了一位美貌和贤惠并存的妻子,两人经常互相打趣,有说有笑,在外倍显恩爱,羡煞旁人。但是,中了举人就不得不进京赶考,妻子很是不舍,临别时,衣食住行交代得甚是仔细,吩咐丈夫考上与否不要紧,关键是要注意身体,早点回来,莫抛弃了你的恩爱妻子。魏鹏举笑道:“多谢娘子关心,‘功名二字,早已是我命中前程,娘子无须担心。”

  魏鹏举果然不负众望,一举夺魁。他想念许久未见的妻子,迫不及待想要将此消息传达给她,于是写了一份家书来陈述赶考的劳累和乐趣。写着写着,兴致一起,何不趁着喜事给妻子开个玩笑,乐上加乐?于是他在家书最后加了一句:“这些天我在京中都没人照顾,实在不方便,于是娶了个小妾,我已让她在家中随时等候夫人到京,一起享受荣华富贵。”

  妻子接到家书,便迫不及待拆开来看,读完后闷闷不乐,对仆人说:“官人刚刚做官,就娶了二夫人。”仆惊:“怎么会呢?小人去京城,并没有见到所谓的二夫人,您也知道大人的性子,绝对是玩笑话,夫人莫担心,去了便知。”妻子想想平时丈夫的作风,不像是喜新厌旧之人,觉得有些道理,但对于日日担心丈夫安危的自己来说,这个玩笑还是有些使人不快,决定将计就计,回了一封书信,上面写道:“你在京中娶了小妾,我在家中闲得无聊,也嫁了二夫。排解忧愁,一同赴京来见。”

  魏鹏举收到妻子的信,看完后面露窃笑,往桌上一放便去了厕所,留下一位少年朋友独留厅中。少年觉得好奇,不知道是何物,偷偷打开看了一眼,甚是吃驚。这封家书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不自觉念了出来。念到一半,正巧被回来的魏鹏举听到,顿时羞红了脸,急忙解释道:“是我先玩笑了她,她才戏弄了回来,根本没有这回事,你可千万别误会啊!”少年听后哈哈大笑,说道:“真是罕见啊罕见,这样的玩笑一般人可不敢开啊!”

  事情过去后魏鹏举也没多想,不料过了一段日子,他平白无故就被以“年少不知检点,做事不稳”的理由降了职。魏鹏举备受打击,思索着到底是哪里出了差池,整天郁郁寡欢。后经得知,原来他的那位少年朋友觉得分外有趣,将这封家书当成茶后闲聊说了出去,没几日就传遍了整个京城。朝廷里本就有人嫉妒魏鹏举少年得志,这么一来正好被那些人抓住了把柄,以“家风不正”为由上奏了一本。

  这时,白狐却哭着口头人言道:“我承认我罪孽一生,但是所迷惑的所害的都是那些好色之徒,如果他们不动坏心思,我又怎能迷惑的了他们,你们常常说众生平等,我是妖精,杀人就该死,可是你们人杀了我们那么多狐族同类,吃它们的肉,还扒它们的皮做围脖,你们可曾觉得残忍,你们认为杀人就该死,而杀狐杀其他的动物就觉得理所当然?算了,今天我命该如此,能死在你手里,也是罪有应得!你快动手吧!”这白狐嘤嘤切切,落泪入珠。

  初年,鲁中沂山镇有个富豪叫李天翔,他名义上是个生意人,实际上是聚粮寨土匪的幕后老板。他住着高墙大院,豢养着看家护院的武装打手,有自己的碉楼,碉楼上伸着十几条快枪,官府都怕他。

  几天之后,九山坑的起义军果然杀到了李天翔家。可是,面对李天翔家坚固的防御工事和密集的火力,起义军队伍仅凭几杆鸟铳、土枪,无济于事。李天翔拿着盒子炮在碉楼上看到队在远处探头探脑的样子,感觉好笑,就用铁皮卷的喇叭喊:“穷鬼兄弟们,我们李家大院没什么可施舍给你们的,只能用招待你们,还是去别的地方讨饭吧。”他的手下听了,都哈哈大笑着朝着远处放枪。

  李天翔瞪着眼睛,指着探子的鼻子说:“放屁,老榆树怎么能造炮?穷鬼们瞎咧咧你也信!”探子指天发誓:“老爷,千真万确,我们不是见李二娃在剖面上挖槽吗,哪里是打棺椁的半圆盖啊,挖好槽沟的两半合起来,就是炮筒。听说是王大贵打了二十四条铁皮箍,把炮筒箍得紧紧的。郑三炮那个石匠,学过造火药炸石头,他负责给大炮填和碎石、铁块等弹丸,把炮口用棉花、泥巴塞紧,点燃引信,就能开炮。这三个穷鬼凑到一块儿,就把我们大门给炸开了。”

  1.打开微信app,点击消息列表中和“微信支付”的对线doc个人图书馆的账单,点击“查看账单详情”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上一篇:很短的民间故事 下一篇:民间传说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